汇率油价供需三杀,中国炼厂逼近“至暗时刻”

2018-07-03 16:08

         6月中以来,人民币对美元贬值态势陡然恶化,7月2日,离岸人民币短线跌破6.66关口,继续刷新去年11月末以来新低。与此同时,国际油价在欧佩克增产分歧阴云笼罩下,非但未因强美元而承压,反而同步不断飙高。中石化某核心炼厂人士透露,“最近一个月炼油利润已经环比暴跌40%!”随着以恒力石化为先导的民营巨无霸炼厂首船原油VLCC入库准备加入战团,中国炼厂正在不断逼近新一轮“至暗时刻”。

过去两周,最让进口原油的炼厂们惊心动魄的是人民币的加速贬值,进口原油的汇率敞口风险加剧。全球贸易形势的波动及中美货币政策分化等不断加剧市场情绪波动。尽管据称此次人民币贬值尚未引发资本外流,且我国相对外汇储备充足,但新兴市场货币市场动荡增加了更多的汇率不确定性,对原油进口依存度接近70%的中国炼油行业而言,汇率贬值波动正成为悬在头顶的一把利刃。

同时让人担忧的还有国际原油价格下半年可能出现的暴涨风险。一周前的欧佩克例会释放出“增产难产”的信号。与一年半之前各方反对减产大相径庭的是,在全球供需接近再平衡的节骨眼上,成员国中委内瑞拉、阿尔及利亚、尼日利亚和安哥拉等供应核心产量纷纷下滑,减产协议的履约率出乎意料地达到140%以上且难于恢复,释放出强烈的做多信号。此外,非欧佩克阵营的美国一方,管道可供应量也可能在下半年出现瓶颈,助燃国际油价冲高。

特朗普也加紧火上添油搞事情,在推特中混淆视听,宣称沙特同意增产200万桶/天产量,一方面制造全球原油缺口高达上百万桶/天的紧张心理,一方面强化对11月4日对伊朗加强制裁的恐吓氛围,同时撕裂欧佩克内部关系,强推沙特扩张势力范围。

对大宗采购进口原油的中国央企而言,在为委内瑞拉、伊朗等面临制裁的情况之下,以往苦心经营的多元化供应渠道封闭,如何平衡与美国以及沙特的关系变得颇为棘手。目前来看,包括原油在内的能源产品已经列入中美贸易战目标清单,近20万桶/天的美国原油进口量面临很大不确定性;而此前与沙特就原油价格方面的分歧也需要重新弥合,冰释前嫌以保障原油进口的稳定性。此时,国家原油战略储备存在的价值和意义也再次凸显。

未来百天之内,恒力炼化位于大连长兴岛的2000万吨/年炼化一体化项目即将投产,同样规模的浙江石化一期也将旋即跟上,国内产品分销也将遭遇新一轮更激烈的竞争,炼油利润进一步削薄。而处于竞争劣势地位的地方炼厂而言,还同时遭受消费税严管带来的重大政策风险,以及盟友调油商全线溃退造成的销路坍塌,部分地炼已经出现当月赤字。随着中化合并中化工的步伐加快,炼化市场上已然群雄林立,战国时代可能将加速走向终结。